【MC\HS】相隔十一夜(ooc预警!)

cp:HS (Herobrine X Steve)
@蛋蛋蛋黄酱_ 点的梗!我…我写了多长时间啊(看了看日历)靠快半年了!!(…)实在抱歉抱歉我这就上吊x我第一次动笔写东西写出个这玩意,噫。
设定是
分隔两地又对对方都恰巧有好感的二人的瞳色会变成对方的颜色,每晚做梦和对方相处过的回忆会分段倒放,醒来后的那一段会忘记…伴随着一点出血,周期十天左右,第十一天的早晨会完全忘掉对方。反之,在十天内再次见到对方并心意相通后,就会完全恢复咯。
简单来说就是双方的瞳色互换
(p.s.如果一方对自己的感情认识的越不够,发病症状就会越强烈,周期会相应缩短)
#所有设定以及世界观均为私设注意!#
世界观什么的……大致就是个传接神明的设定…Jeb传给Herobrine前爆发过一场战争,S在战争中背叛了H,目前流亡中
这里头所有的事件都是我的yy.其他的自己意会一下就好啦(不是
图个乐呵。我标题写得像个肥皂剧
十分,十分的ooc
XII那一段参考自你还在我身旁。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Ⅰ】
    Herobrine喜欢Steve

【Ⅱ】
    他真的,花了好久好久才发觉到这个事实。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Notch对着自己的脸创造出了这个家伙,可这件事连Notch也不知道。在比较和平的那几年,Herobrine数不清有多少支烟是为Steve抽的,而几支烟又是个人孤独的牺牲品(但是在他记忆中他也没抽过几次)
    他一开始只是会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他曾对此不以为然,可是那竟越来越频繁,直到他发现他所能想起的,全部和Steve有关。
    他记得第一次见面时Steve那几声咳嗽,还记得他接过他递的那杯水时,手指尖轻轻碰触的发凉(他又想起来,那使他有极大的握住那双手的冲动),他记得他那时候突然停下他的长篇大论,对着夜空僵在那里,那个背影让Herobrine自己也呆在那,他想起来Steve虽然不把他的话放心上,但是到了半夜会悄悄看一眼他的计划列,关于他的一切如今都有点模糊不堪了。
     他曾认为一直保持这样就好。
     可能就是由于他是个安于现状的人,变故就发生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Steve在夜空下好像发光的影子,视角就突然转移,红色的信号弹便在上面悄悄炸裂,耳边的全部轰鸣也覆盖上了一层膜,Steve只剩下凝视深渊的背影,然后就那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狂笑的redeyes
    关于Red,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看,他不喜欢jeb把那个混蛋硬塞到Steve身体里,虽然最后得以解决,但Steve身体里留下了某种空虚——他知道。而这种空虚由他来填补,只能是他
    他也知道。
    简单来说,那就是执意的想要追回二人之间还没有算清的帐…或者是什么别的?

【Ⅲ】
     那些只不过是一开始的一点想法而已,
    他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不管是Steve还是其他什么的,他只是喜欢而已,抱着可望不可即的心态
    看吧,又在安于现状。
    可能不关乎于什么,但是变故就再一次的这样出现了。
    是他的眼睛,在火把摇摆不定的光下是浅蓝色的,浅蓝色,Herobrine通过窗户看见的,还以为是太晚了的错觉之类的就直接没管什么
    第二天早上,他起来之后发现自己的眼睛又变蓝了,Herobrine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好像会在水边盯着自己的眼睛发呆,关于这一点,他自己也记不得为何。
    Brine是个讲计划的人,面对这种反常情况,他希望这件事不了了之,然后第二天早起发现自己的眼睛恢复原状
    但是他又不希望这样,他好像意识到了他为什么会盯着自己发呆
    因为他的脸和那位长得一样,并且他的眼睛…
    一尘不染的蓝色有点发绿,那是Steve的颜色。

【Ⅳ】
    他那天晚上做个一个梦
    ………
    当他意识到自己溶于强烈的红光中时,那束光已经渐渐消失,缩成一个闪亮的点儿,快速下坠。接着一个又一个,那些红光总是这样,凭空出现又缩成一个点,最后坠到摆在地面上的发射器内。他的头不受控制的偏转向另一边的深渊,那里站着steve,奇怪的是,他正从深渊上升起。
   是倒着的,就像倒带一样。Herobrine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Steve在离自己极进的地方,以一种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自己,Herobrine简直能瞧见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说来奇妙,那时他想,这好像是在照镜子哦。
    同时红光又凭空在夜里炸开,把Steve青蓝色的眼睛蒙上一层红,于是他的眼睛变成了紫色的。哈,这不是和原来一样吗?
    …………
    Herobrine从床上惊醒,全身都是汗,头痛欲裂,好像刚刚被猛撞了一下又一下。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以为能从那里摸出血来。但是没有。Herobrine突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环顾四周,好像在急切的寻找着什么
    "Steve?他去了信号弹那里了吗?"

【Ⅴ】
     不不不,不对,明显不对。绝对有问题
     那场战争已经结束三年了。
     Jeb从悬崖上跳下去并带走了Redeyes,Notch在完善自己的算法来消除bug,叛军在边境之地流窜……
    Steve,Steve呢?
    他几乎掏空了他的大脑,细细的抠挖出了战后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分每一秒,可就是没有Steve的任何记忆。他记得那次战争,记得浩浩荡荡的士兵,他记得Steve是自己和Jeb之间的双面间谍,他还记得自己本想是在Steve面前,质问他(还有顺便再看他一眼。),他们并肩站在深渊的边缘,然后他听到了身后弓弦绷紧的声音。
     Steve是个叛徒,Herobrine告诉自己。他死了,又复活了,但是缺了点什么。
    "我应该去恨Steve的"Herobrine颤抖的告诉自己。他又绝望的发现他做不到。即使怎么样,说是为了算账,他也要再见到Steve。可是刚刚好像发生了一点变故,他忘掉了关于Steve的一些事情。他想不起来自己的梦。
      在黑暗中Herobrine感觉有关Steve的一切在他身边快速溜走。他伸手,但那抓不住。
    Herobrine是个讲计划的人,而此时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无意间瞥见了他的眼睛,又变蓝了。
    Herobrine发现自己该死的在意Steve。

【Ⅵ】
    他又做梦了
    …………
    红光还在缠绕着他,可是那是最后一个了,那个红点缩回到发射器里,红石线路也就熄灭了。
   Steve还是站着离自己极进的地方,望着自己。Herobrine突然感觉他身上很痛,就好像刚刚他的灵魂还在漂浮,全身感觉模糊,然后他瞧见了对面人的眼睛,他的灵魂自己回到了躯壳内。
    很痛。背后的箭大概有五六支,肩膀两支,腿上三支。
    接着痛感就在几秒内消失,Steve眼睛里的那种好像要哭出来,又好像要笑的奇怪表情也消失了。他从Steve的面前冲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他们并肩站在那里。
    Steve看着Herobrine,然后转过头。
    …………
    Herobrine满身大汗的望着快速升起的太阳,现在他记得Steve和他站在深渊旁,他和自己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好像是因为刚醒过来的钝感,Herobrine还是觉得自己身上隐隐作痛,胸口位置。

【Ⅶ】
    Herobrine想过把Steve的记忆再记下来,可是只要每一次他拿起笔,关于Steve的一切都像开闸的洪水一般,将它吞噬。而他忘掉的那一些,则是巨大的黑洞。这种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所以他只能任由自己忘掉Steve。
    而Herobrine只能就这样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了。
    第三个事件发生在Brine眼睛开始变色的五天,他的眼睛完全变成了Steve的颜色
    不只是这样,当他从床上坐起来后,感觉骨头都要碎成粉末,疼,全身都在疼,视线模糊…
   Herobrine趴在地上,床上的被子被带到了地上,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是有多可笑,用手捂住嘴,又猛的咳嗽了一下
   满手都是血,他吓坏了。
   恢复力气后,Herobrine跑到河边,使劲洗掉了自己脸上和手上的血。在水中渐渐扩散的猩红色中,他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那完完全全都是Steve的颜色,他差点要沉溺在那抹蓝色之中
    但是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感觉不妙。
    夜晚又到了。
    他不敢睡觉,他怕忘记掉Steve的一切,可是当那每一个夜晚,Herobrine坐在房间里时,那些记忆就在黑洞洞的房间里滋生,在墙角生根发芽,再向Herobrine慢慢靠拢,将他浸透。
    这是最痛苦的,他所能记住的Steve越来越清晰,又越来越空洞。他简直能记住,那天晚上在星空下Steve笑了一下,他能想起来天上每颗星星的位置,光亮。他能想起来Steve嘴角浅浅的弧度,他能感觉到Steve触碰到他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发热。
    好糟糕啊,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Steve就是他的毒。
    而现在他支撑不住了,他想要他的那一点毒。
    他想见Steve。
    窗外的冷风吹进来,Herobrine打了个激灵,他脑海里那些疯狂蔓延的糟糕念头也消失了一截子。
    该死。
    到了最后,Herobrine在昏昏沉沉的夜色中还是想明白了,于是他借着他的瘾,怀着那破罐破摔的想法要去向Steve告白。
    "或许是天注定呢",他这么想。
   
【Ⅷ】
    晚上。
    谁知道前一天Herobrine是怎么熬过去的,他坚持着没有看自己的眼睛,也尽力忽略了一身的血,他没有睡觉,感觉只要眼皮稍稍放松他就会倒下。他倒是昏迷了几小段,幸好没有做梦,关于Steve的记忆也没有消失。
    糟透了,他要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找到Steve。
    于是他又把这事拖到了快晚上的时候,他本来想拖到明天,或者后天,可是谁知道他到那时候还有没有力气再爬起来。
    他感觉自己像是身上绑着几百斤炸药去完成他的伟大使命,话说这件事以前就有几个人做过了。这次无论他怎么做,结局都一样。
    所以目前Hero.几百斤炸药.brine要在大晚上举着火把在一望无际的世界里顶着和那位一样的脸找到他那该死的暗恋对象,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快速遁走,就能捞回他的一命。
    说来可笑,可他就是这么计划的。
    "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趁他没反应过来告白,迅速跑路,捡回一命。"是这样的。
    或者他会暴毙荒野,然后等着Notch来给他收尸,说不定Notch会给他建一个超气派的坟墓,那之后之后,Steve会在他的墓前几乎要拼掉他的三点饥饿值,终于挤下一滴眼泪。然后马上笑嘻嘻的吃个面包,接着去挖他的矿,种他的田,打他的仗。
    这可能就是他的最终计划了。
    Herobrine想了想他暴毙荒野的样子,好像有点可笑。

【Ⅸ】
     还真有点冷,Herobrine往风衣里缩了缩,衬衫上还隐隐约约能看出一大片血渍。他现在几乎是用着力量药水和治疗药水来支持着自己,他走了很远,摇摇晃晃的。没有飞行模式,因为没有那个力气。可能过了今晚他就不能走动了吧,他那可笑的、暴毙荒野的形象在脑海里让他描绘的越来越清晰。
    视线变得模糊,身体摇摆幅度越来越大。眼看就撑不住了,Herobrine的脚下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突然的冲击,加上药水正好失效,他昏了过去。
    …………
    他的视线不受控制的向Steve远离,黑夜变亮,月亮从东方落下,怪物大军渐渐散开。Steve混到了其中一边。他看不清。
    …………
    他不能再昏过去了,Herobrine不敢回忆他还记得什么,那股巨大的空虚好像是压着他,爬不起来。Herobrine转过头,这里是荒原,那是什么绊倒了他。
    钻石剑,发着紫色的光,他查看了一下,击退二,力量三。
   他太明白那是什么了,他无论多少年没见过他也能认出来。
    那是Steve的钻石剑。他不敢想这是为什么,那个不可能的条件似乎眼看就要实现。Steve。
    Herobrine感觉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蒸发。他使劲睁了睁那本属于对方的眼睛。要干什么似乎已经明了。因为Steve就在他的不远处。

【Ⅹ】
    但是这大晚上的怎么让对方马上过来……?
    于是Herobrine想到了他的第一千零一个办法。
    烟花火箭要自造,他花好长时间才从大脑里找到关于Steve他还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一小部分,红色烟火之星,三个火药点,加萤石粉。又高又红还带光,代表[紧急情况,速来]。这是他们一起在第一次战争时二人一起设计的。
    但愿他还认识这个。
    发射器和一个简单的连续发射的红石机关,里面塞满了烟花火箭,他望着那咻的一下的烟花火箭蹿上天空,然后红色的,带着光亮的烟花在高空中炸开。那一抹闪光的红色倒映在他的眼睛里,明亮的紫色。那是过去的Steve,可惜Herobrine自己看不到。那不是和以前一样吗?
     对于Herobrine,无论是现在倒映在眼中的过去的Steve,还是自己那本属于对方的瞳色的Steve,那都是Steve,Steve,Steve。是他的过去,也将决定他的未来。
    他就那么待在那里,仰着脖子望着天,眼睛里倒映着一抹红。

【 XI 】
    他应该远观。在原地等着无论什么情况都太尴尬了…这么想着Herobrine几乎是爬着上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
    说来奇妙,他真的能感觉到Steve就在附近,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像他正在慢慢靠近一样。那不可能,别想得太好,那是幻觉,是你太累了,或者…是濒死的征兆。Herobrine想了好多理由,告诉自己。可是那感觉确实实实在在的让他觉得很平静,他脑海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也断掉了。于是Herobrine慢慢闭上了眼睛。
    
【XII】
    …………
    太阳从西边升起,怪物们散成两边,破损的荒原完好如初。接着太阳从东边落下,日月星辰在Herobrine的头顶挪移。
    发着柔光的萤石灯熄灭,打开的木门紧闭,贴了一墙的纸张一张张消失。Herobrine写下的那些文字从右手边隐没,到了最后整面墙都干净了,然后Steve在门口把门关上。
    乾坤颠倒,到了那个晚上。安静站着的Steve突然开始说话,在他手上的空杯子,水慢慢增加。Steve头顶是夜空,眼眸里倒映的是Herobrine自己。Steve的嘴角出现了一个弧度,他笑了起来,他嘴角的弧度
   的弧度
   的弧度…他笑了。
    …………
   "呯!"

【XIII】
.   Herobrine惊醒过来,红色的信号弹在他头顶炸响。差一点,就差一点。
    他现在脑子里记得只有Steve。.    SteveSteveSteveSteveSteveSteve
    又是那感觉,Herobrine抬起头,顺着红光,向那里看。
    他看到了。
    Steve背靠着红石发射器,一身的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全身都在发抖,血液在他的动脉,静脉,毛细血管里乱窜,瞳孔紧缩,他站了起来,缓步走过去。Steve背靠着的发射器还在不停的燃放着代表让对方快速赶来的烟花,在天空中的烟花炸开的亮光中,他摇摇晃晃的蹲下,然后捧起了他的脸。
    他要面对什么。
    于是Herobrine看向Steve的眼睛,眼睛,眼睛。
    银灰色——属于Herobrine,我们的神明大人

【XIV】
    头顶的烟火之星闪烁的红色的亮闪闪的光,瘫坐在Herobrine面前的Steve回过神来,对上了Herobrine那双自己的眼睛。Herobrine看见他笑了,笑得是那么疲惫又奄奄一息,好像是在嘲笑面前人的丑相,或者是超级碰巧的对方也变成了自己的瞳色这样的可笑事实。
    Steve的身体状态要比自己差得多,Herobrine吓坏了。他的双手还滞留在Steve的脸颊上,对方的表情舒缓了下来,他闭上他那双要命的,碰巧属于对面人的银灰色的眼睛,仰起头对着天空,对着面前一脸焦虑的Herobrine,更像是自言自语,张开了嘴,用他那特有的,偏向扁平的声音说

【XV】
    "Brine,Herobrine,我喜欢你啊"

【XVI】
    随着话音的落下,最后一颗烟火之星应景的在天空中炸响。那闪烁的光芒照亮了Herobrine的整个世界。
    不要用这张和我一摸一样的脸摆出这么要命的表情啊,Herobrine差点哭出来,但他还是没有放下捧着Steve的脸的双手,而是把自己的脸凑了上去,额头贴额头。
    对方的眼眸里倒映出了自己现在的瞳色,那也是真正属于Steve的颜色。
    他就那么睁着眼,眼睁睁的看着,听着自己打破了自己的铁则,他的计划列
    他开口
    "Steve,我也喜欢你"

【XVII】
    太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起。
    当眼睛里的蓝色消失的时候,Herobrine全身软了一下。仿佛又失去了什么,但是他看向了旁边
    是Steve
    他都想起来了。

                             FIN.

评论(7)
热度(20)

© 废叉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人如其名。
我是万年怂叉叉,欢迎唠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