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cp/苏相关]648又648小时的梦境与阳光


废话在前面:
其实出坑很久了…有bug请把我往死里打
历史课复习打了个鸡血 然后搞出这么一把小短刀 我还完全是按照历史书写的…但是由于我历史底子很糟糕所以…这是个屎一般的历史向。
有苏解相关内容注意!
并不是什么好刀。
以及关于题目:1917.11.6成立苏维埃-1991.12.25苏联解体74年45天间隔17个闰年和27027天再乘24总共648648个小时 算出来觉得好奇妙啊于是就这么用了(并没有任何意义)我瞎起个屁的名字啊。
友情的艾特,请你吃刀(不是)@蛋蛋蛋黄酱_ 
那么祝愉快



“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伊万•布拉金斯基这样说着。
是啊,说到伊万,或是俄/罗/斯,他们总会想到他——呃——人畜无害的脸。其他国家身上的那些深刻的历史印记总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变化,就像阿尔弗雷德一直不太喜欢下雨,费里西安诺受不了冗长的等待,路德维西和基尔伯特忘不了分割东西的墙一样,总会,总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伊万的身上貌似是个例外。人们猜想他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痛苦的事,亦或是他已经忘了。
错,两边都错。他实实在在的经历了很多,只不过可以称为漫长而已。
还有,他和别人一样,他什么都记得。

据他的定义,他真正的生命是从那个冬夜开始的。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被炮火浸透的夜晚,那是他的新生。星星点点的火光将黑夜映照宛如白昼,硝烟弥漫把街灯罩得相当朦胧。但伊万自己知道,未来光芒万丈。他记得当时是初冬,他把脖子上的围巾往脸上拉了拉,嘴角悄悄扬起一个弧度。
好吧,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黑暗的。接下来的一切把他打的七零八落。但他几乎是麻木的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了,然后一切都在变好,他的家庭——还有家庭里的一切,紧密相连。那时候世界貌似处于某个漩涡,但这完全不关他的事。他依稀记起某个暖冬他站在某处,阳光穿透云层洒在这大地,来自西伯利亚的微风缠绕着他的周身,伊万好像听见某个声音对他说:“这如你所愿”
战争,战争。战争像一个二十五年的定时炸弹在西边的土地炸响。如梦一般的和平一瞬间支离破碎。他战斗,他抗争,他为了回到他的过去。那给了他不少力量,他粉碎神话,他力挽狂澜。伊万站在纵横的瓦砾上,硝烟再次包裹着他的天空,他发现他好像有点想念那束暖阳了。那之后,他手刃了这场战争。那个声音回来了,这次他说,你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战后的时间并没有给伊万本人带来什么,不过是另一场战争罢了。阿尔弗雷德完全是一开始就在针对他,在他周围升起了一道看不见的铁幕,将他和他的过去,他的家庭分隔开来。他开始武装自己,完完全全包围。他好像有回到了曾经的繁荣。可那完全不一样,他再也回不去了。伊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他似乎为他的过去付出了不可逆转的代价。他向前看了看,再也觉不到先前的那种光芒万丈了。未来,未来是什么。“我需要一个答案”伊万听见自己这样说。
他没想到的是,答案——他要的答案,完全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呈现在他眼前。一切来的太突然,即使防备也来不及接受。伊万本人能想起的只有那个下午,当其他方位都弥漫着浓郁的节日气氛时候,伊万•布拉金斯基站在莫斯科的红场上,看着他的旗子悄悄降下。他一瞬间感觉他体内有什么东西改变了,说不上来。
那个冬夜天空中飘起了细细的雪花,他把围巾往脸上拉了拉。
“圣诞节在我们这里什么也不是”
之后的一切他记不清楚,他记不得什么时候乌云从上空散去,什么时候西伯利亚的高原上洒下第一缕阳光。世界早已变了样子,或许是物是人非。但是仔细看来,那些国家身上总会看到什么历史的印记,但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不同,他似乎什么都没经历过。
其实这一切实在是无比漫长,他经过了648648个小时的梦境与阳光。
他想忘记,但是他什么都记得。

苏维埃的故事,在冬天开始,也在冬天结束。
Fin.

评论(4)
热度(6)

© 废叉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你好我是叉
啥都不在乎的不管有粉没粉
拿lofter当百度网盘了
因为百度网盘占的内存好大啊
想起来就会发点东西一条动态一个坑
因为某个坑而关注我的几位请赶紧取关我谢谢
懒得删黑历史反正没人看
想起画来就发发
胡思乱语更热衷于我的日记本或者是微博
没了